北瓜QWQ(男音少女)

点开谢谢!
男音cv,但不是男孩子。是男音少女,曾经隐瞒自己性别三年我在这里向大家道歉。青年受音。声音天生,没有变性,不是伪娘也不是药娘。纯女一颗。感兴趣声音可以在b站搜索北瓜qwq或者在麦萌对手戏搜索北瓜。头像就是本人不用问了,只是高p而已
全职韩叶,all叶,叶黄叶周黄喻黄杂食。bg肖戴魏果,不吃叶橙叶果等一切和修修有关的bg。咸鱼党时差党。

明侦:双北(主撒何),山花(魏白魏无差),其他的乱炖。

黑塔利亚:唯一雷点:味音痴!异常讨厌味音痴没有原因。本命北米双子(1/2p,米加米都无差,blbg都能吃只要是北米我就很开心。)仏英仏加,新大陆家族乱炖(除了味音痴)其他的没有特别的萌但是都OK,匈普奥德也是乱炖。all加普加露加都吃。

b站188888线不知名up主,和属性一样,佛系更新,没有固定类型。

辣鸡画手文手美工cv滴胶口红DIY蛋糕甜品一体机,技能点很杂但是都不咋地。酷爱自己做口红自己用,想要的也可以私信我。

企鹅号1418611849,小号不透露有缘人能加上的。佛系磕糖。

你是我的习惯(上) he【无差偏锐宏】

#双向暗恋#

#徐宏北京队长哈尔滨#

#老夫老妻的默契#

        在红海那次行动以后徐宏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作为特种兵的他们,在退役以后会怎么样呢?战场的硝烟,血腥的味道,生与死的较量让他们每天都处于这种强压下,回到正常的和平盛世,会不会反而觉得不正常? 所以他一直在想,如果永远这样也挺好,虽然危险但是却充实吧。

        可是特种兵服役期往往并不是永久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都会面临服役期过去,过回个家各找各妈的的情况。

         果然还是要退役了啊。徐宏如是想着。他转头看了看正在清理行李的杨锐,眼里满是即将分别的不舍。好巧不巧这个和自己并肩作战很多年的人也正好抬头看了自己一眼。

       “徐宏。”他如往常一样叫着他的名字,只是语气中多了些许不一样的感觉。大概是伤感吧。

       “嗯,没事的,又不是见不着了。”明明那一丝的不舍得是那么细微,可怎么能逃得过徐宏的耳朵呢。他笑了笑,放下手中的衣物,向杨锐走去“来吧,抱一个。过了今天,就要走了。我想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叫你一声,队长。”

       “嗯。”杨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上前一步抱住了他“珍重。”说罢他张了张嘴却可惜还是没能说出那句话。

       回到了和平的家乡里反而觉得战争是那么的真实。徐宏心里如是想着。但愿一切都正常吧,压力在这么多年里似乎已经成了习惯,不知道,离开这些压力的时候自己能不能适应。

      

        其实事情也没有徐宏想的那么糟糕,他回到了家中父母给他做了可口的饭菜,亲戚朋友亲切的问候他最近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喜欢的姑娘。然而徐宏并没有表示出突然环境的变更带来的任何的不知所措和紧张,要不是多年军旅生涯给他带来的那股骨子里军人刚毅的气息,他看起来就仿佛一个年轻的大小伙,亲切又温柔。他找了一个稳定且薪酬非常可观的工作,业余的时间里会研究一些机器的技术问题,好奇和好学的个性让他又比在部队里的会的技能更多了。一贯亲和乐于助人的徐宏,走在路边也会帮助路边摔倒的老奶奶,会亲切的帮公司里的姑娘解决她们解决不了的问题。日子过得甚是平稳。就好像一切危险的经历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有徐宏自己内心里知道,其实.....并不完全如此。因为一贯睡眠很好基本上不做梦的他,却常常能梦到那个和自己并肩作战许多年的战友杨锐。含着笑意醒来想要给许久没见的兄弟一个拥抱,却发现黑暗里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叫着自己名字的那个人。不仅如此,还会常在耳边听到杨锐呼喊自己的名字。或者在别人喊自己的时候脑袋里出现他的脸。果然回到家里还真的是不习惯啊,只是万万没想到不习惯的地方居然是这里。徐宏笑了笑,起身走向阳台。北京的夜里也不过如此,如此寂静,少了几分繁华,多了几分宁静,多了几分孤寂。其实平时和杨锐也不是没有联系,如今通讯发达,想说上话很简单,只是平时两人都忙,也许都不约而同的没怎么主动联系对方吧。说不定人家有自己的对象了也不一定啊。徐宏突然想到这里,莫名觉得心口一痛。这种感觉....似乎不太妙啊。好像不希望他和别人亲密接触,不希望,不想要。这是什么感觉呢.....徐宏苦恼着。算了算了,还是不想了,明早还有事忙,睡觉了大概就能好了吧。回到了床上,闭上眼的一瞬间又看到了他....徐宏心想,我怕是完了咯。无奈的笑笑就睡下了。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在离自己一千两百多千米的哈尔滨,这个自己日思夜想的人,也有和他一样的烦恼。

    “徐宏!我的衣服呢?”在第100次因为习惯喊出徐宏这两个字以后的杨锐才发现自己有多么依赖徐宏这个人。哪怕都分开几个月了还是会下意识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喊着徐宏的名字,喊完以后才发现根本不会有人回应他。他也试图过使自己喜欢上别人,从而盖过自己对徐宏这份无法表达的情绪。可是他似乎对任何一个姑娘都没有兴趣,于是他又去试图喜欢男人,可他发现除了对徐宏以外,他似乎不能接受与男人恋爱。如果一定要用异性恋同性恋这种来说,那杨锐大概就是徐宏恋吧,只喜欢徐宏的那种。

         其实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去找徐宏,可是工作的缘故也脱不开身,而且万一人家有自己喜欢的人了怎么办,徐宏长得又高又帅,浓眉大眼那一双大眼睛里就像总有光一样。应该有的是小女孩喜欢吧,于是杨锐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两个人就这样因为默契互相想着又因为默契互相都不去找对方的日子持续了好一段时间,直到又是因为他们的默契造成的一次偶然。

           难得的一个假期,有什么比和自己心心念念想着的人见一面来的实在的呢?于是这两个多年默契的老战友,不知道怎么的,都莫名其妙的在没有告诉对方的情况下不约而同的买了去对方城市的火车票。

          险些就成了一个我去你的城市找你而你恰巧也去找了我,然后戏剧性的错过的悲惨结局。然而你就说巧不巧,杨锐的车票下车的时间正好就是徐宏上车的时间,同一个站台。于是这两个人就这么戏剧性的遇上了。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徐....”
        “杨....”
         
         不愧是默契的战友,声音似乎是同时发出,两人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异口同声都愣住了,忍不住都笑了出来。

          “你先....”
          “你先.....”

           又是一次异口同声,不过这次徐宏抢先了一步又说了一遍,“你先说。”

           “咳咳.....其实我是来看你的。怎么样你最近过得好吗?”杨锐看着人,故作镇定的说。

            “真巧,我正准备去看你。”徐宏听人这么说,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拿出自己写着从北京到哈尔滨的车票。“现在看来用不到了。走吧,去我家,我请你吃饭。”

tbc.

评论(14)

热度(51)